空包加盟

拼多多空包代发:暴风之殇 折戟杠杆游戏

更新时间:2019/7/30 / 阅读次数:124

  拼多多空包代发 :7月29日,暴风集团毫无悬念迎来冯鑫“出事”后的第一个跌停板。


  就在前一晚,暴风集团发布公告称,公司于即日获悉,公司实际控制人冯鑫因涉嫌犯罪被公安机关采取强制措施,相关事项尚待公安机关进一步调查。


  有媒体报道称,冯鑫此次被带走调查,是因为其在2016年的一起2亿元撬动50亿元资金的海外收购案中涉嫌行贿。这个“以小博大”的项目亦为此后暴风集团资金进一步捉襟见肘埋下祸根。截至目前,关于冯鑫方面未有进一步切实消息,暴风集团方面亦拒绝向时代周报记者发表任何评论。


  怀着一股执念抨击式打造超级生态撑住高市值的路数,让外界不免常拿冯鑫跟贾跃亭、暴风跟乐视做对照。冯鑫与贾跃亭同为山西人,冯鑫比贾跃亭还要大一岁,虽然冯鑫不喜欢外界老拿他与贾跃亭相提并论,但他自己却不禁处处对标贾跃亭。


  好比,乐视亏本卖电视,暴风也亏本卖电视;乐视砸钱投体育,暴风也义无反顾做体育;贾跃亭在2016年年头唱了一首《野子》尽诉衷肠,这一年年中,冯鑫也同样高歌了一曲《野子》。冯与贾,商界命运殊途同归,但不同的是,后者见势不妙便金蝉脱壳一去悠悠,前者却步步深陷,深度套牢,直至身陷囹圄,更令人唏嘘。


  短短4年间,暴风堪比从天堂堕入地狱。此时的暴风集团总市值仅为18.68亿元,相距巅峰时期的369亿元,早已蒸发掉95%。如无意外,暴风集团股价还将继续爆雷,早期的机构投资者早已获利出逃,而眼下还关在“小黑屋”里面的6.9万散户,或将继续为冯鑫的狂野梦想买单。


  “被反噬”的MPS局中局


  在公告中,暴风集团同时夸大:“截至目前,公司经营情况正常。公司管理层将加强管理,确保公司的稳定和业务正常进行。同时,公司将订定相应事情管理办法及应急预案,最大限度保障公司各项经营活动安稳运行。”


  值得一提的是,暴风集团公告中采取的措辞是“即日”,对冯鑫被控制的具体时间和相关事由语焉不详。


  据时代周报记者打听,冯鑫最后公开露面,是在10天前的网络投资者接待会上,面对投资者“是否会退市”的发问,冯鑫声称:“目前公司积极开展生产经营活动,坚持应对面临的困难。目前未触及退市条件。”他还在努力地让所有人相信,暴风还能“撑住”。


  与此同时,除了冯鑫本人深陷囹圄,暴风集团面临的危机也如巨浪普通席卷而来。冯鑫被揭“出事”当晚,暴风集团还发公告称:公司将丧失暴风智能的实际控制权,同时上市公司存在2019年整年净资产为负的风险。此前,裁员、失信、资不抵债等消息层出不穷。


  消息流出当晚,外界最大的猜想直指始于2016年的一桩海外并购案。据媒体称,暴风集团2016年曾与光大资本共同发起收购英国体育版权公司MP&Silva Holdings S.A(以下简称“MPS”)。冯鑫在此项目的融资过程中存在行贿行为。同时,另有另8名人员被相关机关采取控制措施,其中既包括暴风集团里面事情人员,也包括在MPS并购过程中为冯鑫事情的公司外部人员,还包括暴风集团前董秘毕士钧。


  时代周报记者打听,已于2017年因个人原因离职的前董秘、CFO、董事毕士钧,先前已从二级市场通过减持暴风股票套现超过900万元。


  实际上,早在今年5月,三年前的这一桩耗资52亿元海外并购案便开始浮出水面,并迅速将暴风拖入一场巨大的资金雷暴中。


  5月8日,暴风集团公告称,收到北京市高院送达的相关诉讼文件,其被光大浸辉、上海浸鑫起诉,要求法院判令公司支付因未能履行《关于收购 MP&Silva Holding S.A.股权的回购协议》而导致的片面损失6.88亿元及迟延支付利息合计7.51亿元。


  折戟杠杆游戏


  实际上,早在2016年3月,暴风全资子公司暴风投资就与光大资本成立上海浸鑫投资基金,专为收购MPS 65%的股权。


  彼时,光鲜亮丽的MPS估值高达10余亿美元,根据当时的官方新闻稿,MPS拥有90多个全球赛事产权,每年超过一万小时的播放时长,有超过30个赛事权利机构合作伙伴、200多个全球电视客户。而这一笔收购,在当时乃至还被冯鑫视为暴风入局体育产业的“最后一张入场券”。


  问题来了,就暴风当时的财力而言,收购MPS无疑是囊中羞涩,不过,擅长玩资本游戏的冯鑫何处甘心止步于自己的钱袋,于是便设了一个局,引得光大、招行、华瑞银行、爱建信托等多个知名投资方入伙,以小博大实现了一个2亿元撬动50多亿元的“杠杆游戏”。


  彼时,浸鑫基金由暴风掏钱2亿元,光大出资6000万元,另有出资28亿元的招商银行、4亿元的华瑞银行等资方,整只基金规模高达52亿元。


  按照约定,此项计划要在收购实现后18个月内卖给暴风集团,并约定,如果暴风集团18个月内未能实现最终对MPS公司的收购,造成特殊目的主体的损失需由暴风集团负担赔偿。


  显然,暴风没能如愿在基金投资期限到来之前将MPS注入到上市公司。2016年开始,监管机构对将文娱类公司注入上市公司的监管愈加严格。更环节的是,MPS收购案中潜藏的各种祸端开始暴露出来。


  首先,MPS拥有的包括意甲、英超等多个重要的体育赛事版权均在2018年、2019年面临到期。在体育版权争夺无比激烈的形势下,收购方无法保证续约就贸然投入52亿元巨款,踩空之时就代表MPS沦为空壳。


  此外,收购方乃至没有与MPS原股东签订“不准竞业协议”,导致卖方离开后再起炉灶,与MPS直接抢起生意,而MPS招架无力。在不少业界人士看来,这桩海外收购漏洞百出,而暴风在投资计划实施过程当中面对各种陷阱所犯的错误则是令人匪夷所思,产生了巨大的风控敞口。


  雪上加霜的是,MPS已在2018年10月就被英国法院宣布破产清算,相当于,这场MPS收购案造成52亿元资金血本无归,灰飞烟灭,多个投资方被拖入泥潭。


  不成功便成仁,善用资本的暴风无疑遭来了资本的“反噬”。时间来到今年2月份,浸鑫基金因投资期限届满却未能按原计划实现退出,于是招商银行向光大资本提起诉讼,要求履行差额补足义务,涉及金额34.89亿元。


  于是,光大资本也一个反手将昔日盟友暴风集团告上法庭。此时,按照协议要为此项投资兜底的暴风集团和冯鑫本人,却已无计可施。直到这个52亿元的大雷引爆,暴风集团早已深陷巨亏,资不抵债,且冯鑫个人持有暴风集团95.35%的股权也均处于质押融资的状况。


  巨大资金打了水漂。2018年度,光大证券对此计提了14亿元预计负债及1.21亿元资产减值筹办,共计削减公司2018年度合并利润总额约15.21亿元,削减合并净利润约11.41亿元。迫于压力,光大证券董事长薛峰还辞去了公司董事长、董事职务。


  有业内人士指出,即便光大证券能胜诉,其实也很难拿到来自暴风集团的赔偿。


  最新的信息显示,7月24日,北京法院审判信息网发布的两份裁定书显示,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通过财产调查系统对暴风集团的银行存款、车辆、房产、股权及其余财产进行调查,结论是,未发现暴风集团有其余可供执行财产。对此,法院依法将暴风集团纳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对其进行信用惩戒。这就意味着暴风集团名下目前已几无资产和权益。


  在此之前,暴风集团在2019年3月14日、4月8日和6月14日,均因“全部未履行”缴纳执行案款而被法院立案,后被参加失信被执行人名单,标的涉及金额共计约242.2万元。


  据天眼查,此前暴风集团被列为被执行人80次,被上海、北京等地法院列为失信被执行人(俗称“老赖”)6次,股权冻结1次。


  上市后事迹变脸


  暴风集团曾经是A股非常风景的一家公司,先后布局了电视、VR、体育、音乐、金融、影业等平台,四面出击,擅长追热点,布局宏大的生态,资本手法娴熟堪比乐视第二。


  2015年,暴风登陆创业板,就诞生了“妖股”的传说,40个交易日内拉了37个涨停板,股价最高冲上307.56元/股,市值到达369亿元的历史高位。当时,暴风催生了10个亿万富翁,31个千万富翁和66个百万富翁。


  然而,与之形成鲜明对照的是,上市当年,暴风的扣非净利润只有5000万元,这意味着市盈率接近1000倍。如果冷静看待这家公司,就会感到不寒而栗:泡泡吹得太大太快了,随时都有炸裂的可能。


  事实上,短短4年间,暴风已从天堂堕入地狱。此时的暴风集团总市值仅为18.68亿元,相距巅峰时期的369亿元,早已蒸发掉95%。


  遗憾的是,外界期待冯鑫成功上市后能再次创造奇迹,但他却是演成了“出道即巅峰”,乃至,成为了“上市事迹就变脸”的典型。


  2016年,暴风总营收出现152%的大幅增长攀升到16.5亿元,但归母净利润却同比下降70%跌至0.53亿元。随后的2017年,净利润依旧只有0.55亿元,基本无起色。


  暴风2018年年报则开始惊现“事迹巨雷”:暴风集团整年营收11.23亿元,同比下降41.34%;归母净利润亏损高达10.9亿元,同比下降2077.65%。暴风集团表示,公司亏损的主要原因在于暴风TV的亏损。2018年年报显示,截至2018年年底,暴风TV亏损高达11.91亿元。


  4月底,暴风集团披露的2019年一季报显示,2019年第一季度营业总收入为7120.5万元,同比下降81.6%,净利润为-1700万元。另一个大幅下滑的数据是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资产,一季度期末仅余不足700万元。


  不久前,暴风集团发布了2019年半年度事迹预告,预计今年上半年净利润亏损2.3亿?2.35亿元,亏损积重难返。


  7月28日,暴风集团还发布公告称:公司将丧失暴风智能的实际控制权,因此将不能纳入合并报表范围。上市公司存在经审计后2019年整年净资产为负的风险。事迹照此恶化下去,按照深交所的规定,暴风集团存在被停息上市的风险。


  从目前情况来看,暴风所面临的困境与乐视网颇有些殊途同归的味道,资金、事迹相继爆雷,裁员风波、业务停摆传言三天两头传出,公司经营内忧外患。如今,随着冯鑫被捕,风雨飘摇中乱了节奏的暴风集团是否还能“逃出生天”,终究是个未知数。


空包网 https://www.shuapaopt.com

上一篇:优速空包:专卖店大批撤出、深陷裁员怪圈的魅族能通过5G翻身吗

下一篇:发空包什么快递最便宜浅析:禁毒民警让领导签字被掌掴 打人者被停职

最新文章

最热文章

收缩
  • 电话咨询

  • 020-666888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