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空包加盟 > 空包网快递:高瓴、厚朴入局 格力电器股权大戏最快一个月后揭晓

空包加盟

空包网快递:高瓴、厚朴入局 格力电器股权大戏最快一个月后揭晓

更新时间:2019/9/4 / 阅读次数:162

  空包网快递 :原标题:高瓴、厚朴进决赛,格力电器股权大戏最快一个月后见分晓


  文 | 《中国企业家》记者 谢芸子


  编辑 | 徐昙    


  备受瞩目的格力电器混改大戏终于“守得云开见月明”。


  9月2日晚间,格力电器发布公告,称在公开征集期内,共有两家意向受让方向格力集团提交了受让申请材料,并足额缴纳缔约保证金。这两家受让方分别为:珠海明骏投资合资企业(有限合资)(以下简称“珠海明骏”)以及格物厚德股权投资(珠海)合资企业(有限合资)(以下简称“格物厚德”)与GENESIS FINANCIAL INVESTMENT COMPANY LIMITED (以下简称"Genesis Financial ")组成的联合体。


  经过穿透股权结构,所谓珠海明骏与格物厚德两家机构分别是高瓴资本与厚朴投资的“马甲”。


  天眼查显示,珠海明骏的股东为深圳高瓴瀚盈与珠海贤盈,其中,珠海贤盈的股东为珠海高瓴天成二期股权投资基金(有限合资)和珠海高瓴天意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此外,格物厚德的法定代表人为陈蕊,陈蕊同为厚朴投资的财务总监。而格物厚德的股东分别为格物厚德投资控股(珠海)合资企业(有限合资)和厚朴投资管理有限义务公司,其中前者的股东又为格物厚德投资管理(珠海)有限义务公司,以及厚朴投资管理有限公司。


  早在今年6月,市场就传言厚朴投资有可能将联手高瓴资本、格力电器管理层一起参与格力电器15%股权的收购。当时,珠海国资委相关人士还对媒体回应称“先别轻信,等官方披露”。


  格力曾发布公开征集受让方案,其中有提及“意向受让方是单一法律主体”。如今,厚朴投资与高瓴资本进入“决赛”,究竟花落谁家,还是其会组成一个新的收购联合体,仍亟待最后的答案。


  “答案或许很快就发表,不如留点悬念,”接近交易的知情人士告诉《中国企业家》,“9月2日只是截止提交材料和保证金的时间,后面就要进入审核阶段了,如果两家意向方之中有合适的,快的话一个月就会出结果,如果没有,就重新来过。”


  “当然全部也要看格力电器的志愿。”上述知情人士说。


  为什么是厚朴和高瓴?


  一纸股权出让公告,让格力电器成为资本市场上最令人瞩目的“猎物”。


  2019年4月份,格力电器曾公告,格力电器控股股东珠海格力集团有限公司拟通过公开征集受让方的方式协议转让其持有的格力电器902,359,632股股份,占格力电器总股本的15%,股份性质为非限售法人股,转让价格不低于45.67元/股。


  格力电器是A股市场上表现最好的家电公司之一,这次国资背景的格力集团协议出让15%的股份,自然引来各方资本的觊觎。


  5月23日,就有多达25家机构的代表人士前往位于珠海的格力电器总部,参加格力电器股权转让项目意向投资者见面会。当天的见面会结束后,傍晚时分,格力电器披露了那次见面会的相关信息,参与投资者见面会的机构有百度、厚朴投资、淡马锡控股、高瓴资本等等。此前传闻的阿里京东、苏宁、富士康等并无出现在发布的机构名单里。


  不到两周后,市场传言厚朴投资出价69亿美元。彼时,比起厚朴的高调,高瓴资本在其中并未太显山露水。


  从公告可以看出,本次提交申请的仅有“珠海明骏”以及“格物厚德”与Genesis Financial组成的联合公司,这与之前格力对收购方定下的严苛要求分不开。


  某券商分析师告诉《中国企业家》,从早前25家参与投资者见面会的机构中,能拿出云云庞大金额,并且能够与董明珠直接对话的只有高瓴与厚朴这两家机构。“在大家看来,这样的结果并不出乎意料。”


  在市场上,能撬动云云大体量资金并且能与强势的格力电器管理层对话的机构并不多。作为市场上数一数二的大基金,厚朴投资和高瓴资本能进入“决赛”并不意外。


  根据此前的转让方案,格力集团转让所持格力电器约9.20亿股股份,占总股本的15%,转让价格依据除权除息事项相应调整后,每股不低于44.17元,这意味着,受让方必须具备至少近400亿元的资金实力。且在公开征集期,意向受让方在向格力集团提交申请材料时,还需缴纳63亿元的缔约保证金,雄厚的资本实力无疑成为入局的门槛。且彼时就有业内人士猜测,最终的转让结果会落在高瓴与厚朴之间。


  而在这两家机构中,高瓴本身即是格力电器的股东之一。香颂资本执行董事沈萌也认为,高瓴与厚朴虽然都有接盘的实力与可能性,但高瓴的持有期更长,“相对厚朴,主导性也更强”。


  早前格力电器曾发布公告,格力集团表示将尽快组织评审委员会对两家意向受让方进行综合评审,在综合考虑各种因素的基础上择优选定受让方,并与最终确定的受让方签署附条件见效的《股份转让协议》。如最终没有产生意向受让方,则格力集团可重新公开征集受让方或者终止本次转让股份事项。


  为什么需要董明珠“点头”?


  业内公认的是,格力集团的主要目的以退出为主,辣么谁可以获得更多格力电器的支持,谁的可能性就更大。上述券商分析师乃至直言,“二者都需要与董明珠所代表的格力电器管理层‘拜码头’”。


  而从厚朴一贯的操纵方式来看,更多是在之前以协助的方式参与投资,之后再找意向投资者进行转让,颇有负担“过桥”角色或者财务投资者的意味。从格力电器复杂的局面来看,厚朴投资的定位或许更受欢迎,这也是片面声音认为厚朴投资可能性更大的原因。


  此前的5月22日,董明珠曾在意向投资者见面会上表示,欢迎所有符合法律法规的意向投资者参与公开征集协议受让,且对于受让方,“格力需要的是真心诚志愿意帮助格力电器发展的企业”,“此次交易绝不接受野蛮人参与”。


  格力电器管理层素来强势,哪怕是出于让公司长远发展角度考虑,管理层也有动力挑选最能合作的投资者。


  事实上,事态发展之初,以格力电器管理团队利益相关的经销商——河北京海担保投资有限公司的呼声就对照大。但从目前的局势来看,董明珠与格力电器管理层似乎无法单独决定。当然这也并不表明,事态不会在未来改变。


  “因为目前的两家意向方都是合资企业,合资企业是可以有合资人入伙的,现在还在审批阶段,可以跟意向方谈。”接近交易的知情人士告诉《中国企业家》。也即是说,两家进入“决赛”的投资者用于本次“竞标”的主体是开放式的,后续可以接纳新的合资人。这就留下了巨大的可操纵空间。


  所以,该人士也表示,全部都还未知,全部都有可能。


  早前,中国企业改革与发展研究会副会长周放生曾告诉《中国企业家》,“国有企业改制的方向是混合所有制,环节是怎么混?”


  周放生认为,本次格力混改,珠海市国资委通过市场方式减持15%的控股权,方向是对的,在充分竞争性平台的国有企业改革中,国有股可以保持参股职位,由企业管理层和骨干员工与民营资本来主导控股权。也即是说,在周放生看来,为了保障格力电器可连接的经营和发展,董明珠及广大干部员工应该是这次控股权转让的优先受让方。


  但也有业内分析师认为,因为企业混改很敏感,董明珠等格力电器目前的管理层很难直接参与其中,且“董明珠很难一次性拿出这么多的钱”,但“这件事极大可能是自上而下推进的,会给未来留下很多空间”。该名分析师也告诉《中国企业家》,在本次受让实现后,不排除大股东提议进行“股权激励”的可能。


  “不管最后是谁成为大股东,混改对于格力电器的作用都是正向的,这将是一个多赢的结果”。有知情人士表示,“市场化在加剧”。一直以来,格力电器都是中国企业发展中的一个异类,属于“国企、民企”优势都不占,是真正从市场上打拼出来的企业。而格力混改的事件至少会使得市场化加剧,不管谁是最后的接盘人,都将提升格力电器的经营活力。


  更多人士认为,不管最后是高瓴还是厚朴入局,作为资本方,都不会过量干涉格力电器的经营管理。相对于高瓴资本投资的百丽国际控股,格力电器的体量、行业影响力要大得多,且董明珠本人更为强势。


  所以,各方预计,董明珠的职位不会被撼动,而这应该也是诸多股东希望的结果。


空包网 https://www.shuapaopt.com

上一篇:哪个空包网最可靠浅析:AI时代金融信息安全攻防战危情:谁泄露了我的数据

下一篇:一号空包:风雨七十载,铁路见证祖国光辉岁月

最新文章

最热文章

收缩
  • 电话咨询

  • 020-66688888